第二天的早上八點,還是這個飯館,樓欽三人和那名男子面面相覷。那男子五官看起來還算清秀軟萌,也不知為何昨天會說那種話。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http://www.glaiks.tw https://m.x81zw.com

  可能是被樓欽揍怕了,對樓欽有陰影。那男子一直站得遠遠的,不停的用視線撇著樓欽,好像希望樓欽有動作又怕樓欽真的有動作。

  “欽欽,那人好傻啊?!崩w云看到男子的動作沒有忍住笑出了聲,小白也學著他的模樣,不停的用視線瞟他。

  那男子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一樣,一步兩步的挪到了樓欽的面前,突然就來了個九十度的鞠躬,這倒是惹得樓欽有些意外。

  “我的游戲名叫正月,是愛財的竹馬。昨天..昨天我看你們花銷也不是很大,誤以為你們是NPC,就想買下來放到宅子里安置,給我做做飯打掃衛生啥的?!闭乱荒樚拐\的看著樓欽解釋,他不想在挨打了,他也想做水龍的任務。

  纖云和小白聽到解釋后直接捂著嘴笑了起來,樓欽則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她這身給人的感覺很窮嗎?她這好歹也是專門定制的喂?

  樓欽看著眼前局促的正月說:“跟他們道歉就可以了?!痹拕偮湎?,正月就從袖口里掏出了兩個小玩意遞給了纖云和小白,嘴上還一直念叨著抱歉之類的話語。

  纖云和小白兩人根本就不計較這些,看著態度還算可以,馬上就不在意了。

  “喲,你們來的這么早啊?!蔽覑鄢渣S瓜說著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。

  “我們剛到沒多久?!睒菤J看著黃瓜背后突然出現的馬車有些驚訝,因為那些是飛馬。

  “那我們就上車吧,看你們誤會也解除的差不多了?!秉S瓜說著第一個走上了馬車,樓欽幾人也緊隨其后。

  等人都落座完畢后,只見馬車慢慢飛向空中,逐步加快了速度,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“哇”小白趴在窗口,看著下面的景色發出了驚嘆,他還是第一次坐飛車,感覺跟星際的懸浮車一樣又好像不一樣。

  “水龍出現的地方離這有多遠?”樓欽看著愛財說,趕路的時間花的太久,如果可以,水龍這件事必需早點完成。

  “玄水大陸只有一個誠宇,不過這個誠宇頂臨土大陸的十個城?!秉S瓜向大家解釋著,他第一次來這也很驚奇,因為只有一個城,但地域非常廣闊,其中分布的實力也錯綜復雜。

  “水龍在聽雨湖,我們快馬趕過去也還需要半天的時間?!秉S瓜說完也覺得有些不對勁,他是昨天得到的消息,會不會有人捷足先登?

  “那差不多中午到,一個下午收服,時間來得及?!睒菤J整理了一下時間西說,只見正月和黃瓜都一臉意外的看著她,仿佛覺得她在夸大其詞。

  “啊,那就好那就好?!闭率紫染烷_口打了馬虎眼,幸好沒得罪這個暴力狂,不然他的身體可受不住那么多次的毒打。

  “你們想對水龍做啥?”黃瓜直接開口詢問樓欽。

  “你們呢?”樓欽笑著把話拋了回去,她打算看看他們的任務是否有沖突。

  “傳說聽雨湖有水龍一條,有靈性但劣根更甚。什么都吃,無數的生命慘死它口,也因此有流言傳出,聽雨湖湖底有萬千寶藏!”黃瓜說到后面的時候提高了聲音。

  “你們也不缺錢吧?!睒菤J笑著說。

  “是不缺錢,但是好的秘籍有錢也買不到?!秉S瓜這話說出,樓欽就懂了他的動機。

  “對對對,我們要秘籍,要變強?!闭铝ⅠR附和著黃瓜,雖然黃瓜討厭他,但是在外人面前,他們十幾年的兄弟情可不是假的。

  “那不沖突,我比較俗,我要的是錢?!睒菤J笑瞇瞇的看著兩人,捕捉完水龍的獎勵的誘惑還是很大的。

  正月聽到樓欽的話后馬上呼了一口氣說:“要錢啊,早說,你給我做下手好了?!睒菤J剛想說話就見黃瓜一巴掌用力的拍了拍正月的后背。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  “他嘴欠,別當回事?!秉S瓜說完還捂住了正月想要辯駁的嘴。

  時間很快就到了中午,馬車的速度也逐漸減慢,最后停在了地面上,正月等人迫不及待的出了馬車,樓欽則慢悠悠的走在后面。

  “這不是湖吧?!崩w云看著眼前的聽雨湖有些震驚的說著,因為這塊地方看不到對面的模樣。

  聽雨湖占地面積約有五千平米,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還有四條河流遠遠流長,湖水碧藍,湖面倒映的都是云朵的模樣,看著特別的靜謐美好。

  小白跑到湖邊蹲下了身,用手摸了摸湖水,冰冰涼涼的特別舒服。

  “只有我們嗎?”愛財有些意外的說著,他本以為會有很多人,雖然他是最早得到信息的人。

  樓欽聽著滴滴滴的聲音打開了任務面板,只見捕捉水龍的委托里突然多了一個捕捉工具,是一條黑色的長鞭,看著不是凡物。

  一聲悠遠的龍鳴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,回聲繞了良久良久。樓欽幾人聽到聲音后,馬上都站直了身體,表情嚴肅。

  正月看著大家的表情,聽著耳邊的龍鳴,咽了咽口水,挪著小碎步走到了樓欽的背后。在場的所有人,感覺只有這個暴力狂最強,能保護他。

  “誒?湖面有人?”纖云瞇著眼睛看著湖面,發現湖面上的不是人,而是衣服,那衣服隨著微風慢慢飄到了湖邊,來到了眾人的眼前。

  “布料上等,不是普通人家?!秉S瓜用手摸了摸布料后說。

  “從胸前的血跡可以看出,是被刺入心臟而死?!睒菤J觀察后說。

  “怎么辦啊,我們肯定打不過的,要不我們先回去,多叫點人再來?!闭掠行┖ε碌恼f著,他可不想做別人的口食。

  “我可不想跟那么多人分享寶藏?!秉S瓜說著揪住了正月的衣領,讓他逃也逃不了。

  “樓外樓?我們怎么把水龍吸引出來?”黃瓜把視線投給了樓欽,他對這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  “小白可以嗎?”樓欽低下頭看著小白說,她想讓小白也多鍛煉鍛煉。

  “我可以!”小白說著快步走到了湖邊,將手伸進了湖水,只見一剎那而已,整個湖面都略過了閃電的身影,正月和黃瓜看到眼前的一幕,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小白,這小孩實力這么強的嗎?!

  湖面頓時起了水花,不在平靜,一抹藍色在湖面若隱若現,突然樓欽等人被一片陰影所覆蓋,抬頭一看,原來這就是聽雨湖的水龍。

  “纖云小白黃瓜,你們先上?!睒菤J看著湖面上冰冷的水龍緩緩的開口說道。正月一臉茫然的看著樓欽,指著自己,但又不敢開口說話。

  “還是正月第一個上吧?!睒菤J說著就拽著正月的衣服,一把往湖面扔去??罩谢厥幍亩际钦缕鄳K的叫聲。

  “夠狠,我愛了?!秉S瓜看著正月驚恐的表情笑得特別開心。

  “啊啊啊?!闭抡驹谒埖念^頂上,咽了好幾下口水。

  水龍突然將整個身軀埋在了水里,正月也被迫下了湖面,就在黃瓜覺得不對勁的時候,正月突然操控著水流從湖下鉆了出來,真個人都濕漉漉的,看著有些可憐。

  “正月哥哥加油!”小白在湖邊大聲的喊著。

  “啊啊啊,我不行啊,救救我?!闭侣牭叫“椎膮群昂?,一臉絕望的看著樓欽他們,全身還都有些顫抖,他沒實戰過啊,以前做任務都是一群人保護他來著。

  水龍已經氣勢洶洶的鉆出了水面,看著正月勢在必得。

  一波又一波勇猛的攻擊朝著正月襲去,正月看著真的不會救他的樓欽,穩住了心神開始躲避,隨著進攻的激烈,正月也習慣了水龍的套路,從開始狼狽的躲避中逐漸游刃有余。

  “我該打哪里?”正月一邊躲避著進攻一邊思索。

  突然水龍逼近了正月的身體,爪子直接抓住了正月,正月的衣服也都被割破了,兩只胳膊也不停的在流血,許是到了這種關頭,正月突然冷靜了下來,暗暗操控著靈力,突然間無數的水流從湖面升起,直直的刺入了水龍的眼睛。

  正月突然被放了下來,然而眼前卻是放大了十幾倍的龍頭,他絕望的閉上了眼睛,然而沒等疼痛襲來,突然腳下踩在了結實的地面。

  “我沒有一刻這么熱愛我所踩的土地啊?!闭抡f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樓欽遞給了正月一枚丹藥,隨即將視線放在了黃瓜的身上,只見現在的水龍已經被徹底惹怒了,一雙眼睛紅的像鮮血一樣,每個爪子突然也變得鋒利無比。

  正月吃下丹藥后,流血的傷口瞬間就恢復如新,也沒有疤痕??粗鴺菤J的側臉,是她剛剛出手救了他,不禁挪了挪屁股挨在樓欽身邊,還是大佬靠譜。

  黃瓜看著眼前的水龍嘴角都快咧到耳邊了,他還是第一次與這種生物對戰,可不要讓他失望。

  水龍的整個身軀飛到了空中,圍著黃瓜轉悠,爪子出手快準狠,黃瓜也不差,兩手持著雙刃正面鋼著水龍。

  兩方的速度都很快,在外人眼里只能看到殘影,其中的利害之處唯有當事人才能切身體會。

  突然殘影逝去,水龍身上全部都是割傷,黃瓜則完好無損,但看著黃瓜背后的爪印,樓欽嘆了口氣,還是被傷到了。
排列三最近500期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