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網 > 言情小說 > 論掃尾工作的重要性(快穿) > 第145章 最后的最初19
  高三的暑假大概是人生中最漫長、最悠閑的一個假期。

  劉昂立志帶著時越找到所謂“有意思”的活動,最后反倒被帶得懷疑人生。

  電子游戲的激動刺激有很大一部分來源于結果的不確定性。

  但以這個來說,時越實在是個“游戲黑洞”——競技場連勝還可以理解為技術問題,但是打怪掉落、開寶箱手氣,這東西……總不能說是技術了吧?

  他懷疑時哥上輩子是老天親兒子!

  總之,跟時越一起打游戲的體驗……一開始是爽,爽過之后就是莫名無聊。

  最后,可想而知……他又回到了代碼的懷抱。

  劉昂:……

  心疼自己。

  心疼歸心疼,但是收到轉賬提示的時候,他目瞪口呆好久,“這……這……是我賺、賺的?!一個暑假???!”

  “哥,你該不會貼補我了吧?!”

  ……

  劉昂以為自己拿到這筆錢會一頓消費,但是想到這都是自己的血汗,竟然難得猶豫,最后比較來比較去,就給自己買了一雙A家新推出的熒光綠的運動鞋。

  穿上的這雙鞋去報道,他就是整個學校最靚的崽??!

  ……

  劉昂和時越的同校孽緣,終于在大學結束,但是兩人還是在同一座城市。

  機場分開的時候,劉昂還抓著時越依依惜別,那架勢、就跟以后再見不著似的。有長輩在旁,時越只能滿頭黑線地忍受著被人圍觀,終于在地鐵站甩脫了這個牛皮糖。

  時爸時媽還在旁邊笑,“你和昂昂還真是感情好……”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  時越:“……”

  *

  Q大四人寢,時越是來得比較早的那個,時媽媽勤勞地給寢室收拾了一遍衛生。

  雖然床都鋪好了,時越卻暫時沒有住進來,一家三口在校外的酒店住了兩天,時越的帶著爸媽,把他未來四年要呆的城市大略逛了逛,然后把還要工作的時爸時媽送上了回程的飛機。

  ……

  今天是報道最后一天,時越猜測寢室里的人都已經到齊了。

  果然,他推開門的一瞬間,三雙眼睛齊刷刷地看過來。

  “你們好……”

  時越頓了一下,揚起笑來沖里面的人打招呼,“我是三床的時越,D省人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你好、你好,我徐念山,B市本地人……有什么事兒來找我啊……”

  “康理博,G省……”

  “張樊,S市……”

  ……

  一開始的社交場合難免尷尬,但是這個年紀的男孩,興趣愛好大多一致,幾把游戲下來,就已經稱兄道弟。

  其余三人當然是按年紀排序,而生日靠中間的時越,則被大家統稱叫“哥”……

  ——牛逼的人總是有特權的。

  “我以為徐哥假視野閃現、一套連環技能直接帶走已經夠牛逼了……沒想到,一山更有一山高,強中更有強中手……時哥那一波操作,我都沒整明白……”

  “只恨沒有錄屏……”

  徐念山:“我錄了?!?br>
  康理博:“……唉?不愧是半專業的,還是老徐有準備……快回放看看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“時哥,你怎么知道他要去這個位置?”

  “預判吧?……時哥你這是預判了吧……你怎么知道他要用這個技能?”

  “……這視角……時哥看不見角色的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個人問問題,有時候兩個人的話還重疊在一起,根本沒法回答,所幸沒過一會兒這些問題就停下來了,轉變為沒什么意義的“臥槽”和“牛逼”……

  時越耐心等他們抒發完感慨,這才一個個回答他們的問題——

  “他移動之前,角色朝向右側轉了10度左右,是在調整方向……”

  “看他前幾次的攻擊,遇到危險,習慣性使用控制技能……‘龍嘯’冷卻時間三十五秒,‘虎威’冷卻有一分鐘,他在2分半的時候,接連用過‘龍嘯’和‘虎威’,這時候‘虎威’還在冷卻……”

  “不是完全看不見角色,你看一分十八秒的時候,我的視角能看見他的一部分帽子……對,就是這個,因為場景是黃沙,這個黑色很顯眼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時越說著說著,在三人呆愣的視線下,不自覺得停下來,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。

  ……沒什么臟東西???

  *

  三秒的寂靜之后,張樊先開了口,“不愧是滿分狀元……”

  康理博搖頭嘆息,“差距啊……差距……小弟心服口服?!?br>
  倒是徐念山好像想到什么,問:“有沒有人邀請過你……去打職業?”

  “臥槽!”康理博驚呼出聲,“時哥到這水平了?!”

  “唉,不對???!”他又轉頭看向徐念山,“這口氣?……老徐你被邀請過?”

  徐念山搖頭,“我這水平還夠不上。不過,我有個弟弟,他在SO的訓練營……”

  “我去,深藏不露??!”

  ……天才一秒記住噺バ壹中文m.x/8/1/z/w.c/o/m/

  還沒正式踏入社會的孩子們,在某些方面格外單純,交朋友的速度也格外迅速。

  幾盤游戲下來,寢室成員就開始稱兄道弟。接下來,為期半月的軍訓之后,稱兄道弟的已經不止是宿舍內部了。

  ……

  兩個月后。

  “時哥?!時哥不在寢室?……不是下課了嗎?”

  寢室的門沒關,來人在門上叩了兩下,直接推門進來了。

  張樊正叼著冰棍打游戲,聽見這動靜,勉強回了個眼神,“被老秦留住了吧……”

  能進Q大的,當年哪個都是天之驕子,但是這一大群“天驕”們湊到了一塊,也不得不被分出個三六九等來。

  ……但是有些人啊,就是站在凡人頂端俯視眾生。

  大半個學期過去,張樊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就是個普通人的事實。

  因為跟某個“神人”住在一個寢室,他對這個事兒接受得格外迅速且自然。

  普通人怎么了?

  和某個神人一比,大家誰還不普通了?

  ……

  等張樊解決完那根冰棍,寢室門又被推開,這次回來的是時越。

  時越有點奇怪,“怎么不關門?”

  “徐哥去教務,沒拿鑰匙,讓我留個門……”張樊解釋,又道,“剛才305的程風過來,說還東西,我讓他放你桌上了?!?br>
  時越道了句謝,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了下,又匆匆往外走。

  張樊:“你還出去???”

  時越“嗯”了聲,背著包又往外,“我去秦教授實驗室,他說他那邊那臺超級服務器有機時,我能暫借下?!?br>
  張樊“哦”了一聲,“好、好,你去你去……”

  游戲又自動匹配上對手,張樊連忙重新把視線放回前方的屏幕上。

  時越在門口稍頓了頓,“我要晚上才回來,一會兒晚飯,你們三個去吃吧?!?br>
  張樊一邊狂敲鼠鍵,一邊點頭答應,“嗯,好?!?br>
  游戲開局落后,步步落后。

  張樊也沒有時越那扭轉占據的技術,沒過幾分鐘,屏幕就灰了下去。

  他哀嘆一聲,雙手抱頭,低罵了一句“**”,但發泄兩句也冷靜下來。

  這會兒才慢半拍地回憶起時越的話。

  ——不去吃晚飯?

  他忍不住感慨: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努力……

  那他還努力個什么勁???

  不過,秦教授?

  張樊猛地坐直,凳子拖地,發出刺耳的響。

  徐念山剛剛推門就聽見這一聲,他忍不住捂了下耳朵,“慌里慌張干什么?……哥不在寢室,你干什么見不得人的?”

  張樊被剛才那消息震驚,正準備找人分享呢,連忙拽住了人問:“你知不知道,時哥他跟老秦進實驗室了?!”

  “嗐……我還以為你要說什么呢?就這?”徐念山不以為意。

  “老秦啊……那可是秦老……”

  雖然張樊“老秦”“老秦”的叫著,但對方可不是真的隨便什么保安大叔之類的。

  Q大作為匯集全國最精英人才的高等學府,能在其中任教的,也必然是學術界的泰山北斗。

  而秦老先生本人,更是北斗中的北斗——能被國家領導人接見的那種水平。

  老先生已過耄耋,早就到了含飴弄孫的年紀。如今被學校返聘,也只是掛個榮譽職稱,并不再帶研究了,按老先生的說法,他還是愿意跟年輕人多接觸接觸,被他們身上的活力感染,自己的暮氣都沒那么重了。

  連“老秦”這個稱呼,都是他自己提出來的,說是“拉近距離”。

  雖然嘴上叫著“老秦”,可都是這一行的學生,現在通用的教科書都是他帶領編纂的,誰敢真把他當“老秦”?

  對比張樊這一驚一乍,徐念山倒是十分淡定,甚至早有預料,“你沒看見老秦對時哥那態度?帶他進實驗室不是早晚的事嗎?……話說,老秦現在有實驗室嗎?”

  張樊:“……”

  這個問題……確實是個問題。

  ……

  那邊兩個室友的討論,時越并不知道,秦老如今不帶學生,當然沒有學生辦公室之類的地方。

  不過,他學術地位在那里,真要是想要了,就是一棟樓,估計也是審批流程問題。

  時越拿著秦老給的卡,往他說的地方去。

  本科的課程對時越來說,還是十分容易的,時不時出現的似曾相識之感,讓時越都懷疑自己以前是不是學過一遍。

  這樣下來,他空閑的大部分時間,都用花在他的假期的設想上。

  ——真正的人工智能。

  只是越做下去,就越是發現,限制實現的,并不是程序、而是程序所依附的硬件。

  所以,他今天,才跟秦老提出,借用服務器的事。

  ……

  Q大的這臺超級服務器,在國內也是頂尖的水準。

  一般而言,本科學生是申請不到的,時越也是借著秦老的面子,這才有了使用機會。

  只不過……總有意外。

  他正打算刷卡,卻被人攔住了。,,網址m..net,...:
排列三最近500期走势